回到顶部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火山探秘 > 历史文化

抗战史话 抗联 “铁孩子” 独胆侦察兵----记曾生活和战斗在五大连池火山区的抗联战士史化鹏二三事

作者:zdk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8-25

    走进五大连池风景区白龙湖畔的五大连池农场,如果提起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史化鹏,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果谈起他在抗联军中被誉为 “铁孩子”的英雄事迹,更是如数家珍,感人至深。于是2009年初秋,风景区采访考察组一行,在史化鹏非凡事迹的感染下,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驱车赶往农场一分场一片松林掩映下的墓地,伫立在英雄史化鹏的墓碑前,献上束束鲜花,哀悼致敬!
    史化鹏英雄事迹多多,这里我们只记述他二三事作为不能忘却的怀念,那就让我们先从抗联军中“铁孩子”说起吧。
(一)
    一九三九年秋,日伪军开展龙北地区大扫荡,抗联三路军三支队的30余人由五大连池根据地转战嫩江县火烧屯,住在一个富户的大院里。门前两里远就是公路,日本鬼子经常出没在这里。一天下午三点钟,从公路上开来十多辆卡车,车上有300多日伪军。车快到屯子时,便停下来,用小炮和机枪向屯子射击,他们胡乱打一阵之后,发现没有动静,又派出十几个步兵端着枪向村中试探性走来,并未发现屯中还击,以为没有埋伏,就大摇大摆往前走,眼看敌人离伏击地点只有50米远了,首长发出射击冲锋的命令,抗联战士边打边出战壕,把先下车的鬼子兵的枪支弹药掠过来,向敌人们猛烈射击,敌人也用小炮和重机枪也向屯中反击,把场院上的麦垛草堆全打着了,火光映红半片天。眼看汽车上的敌人向屯中包围过来,抗联部队趁着浓烈的烟雾撤出了战斗,转移了。事后得知,这次战斗日伪军损失惨重。就是这次战斗中,史化鹏腰部负了伤。伤虽然没有伤骨不是很重,只是子弹没有取出来,还卡在肌肉里,为取这颗子弹头,首长和战友们急的团团转。史化鹏看着焦急万分的首长和战友说:“不就是一颗子弹吗!找个工具夹出来不就行了吗?”
    “怎么夹,这里没有麻醉药,也没有消毒液和手术器具。”卫生员说出实情。
    “一个往出拿子弹还用什么工具?我这里有把剃头刀,把肉切开,子弹不就拿出来了,看把你们急的!”他指着他的背包说。
    一句话提醒了首长,便说:“没有止痛药,你能挺住吗?”他若无其事地说:“行!”点点头。首长一看他坚决的样子,就说:“那好,我来给你取!”首长命令战士们把他按在铺着草的土炕上,把剃头刀用火烤了烤,就朝他走了过去。
    首长轻轻用剃头刀沿着伤口处切开,向两边扩大子弹穿孔,又拿来一把镊子在切口里慢慢滑动,在里面探查子弹的位置,找到后费很大劲,才把子弹头取了出来。此时,史化鹏就跟没事似的趴在炕上,手上摆弄身下的草。可是一看他的脸上,那大冷汗珠子,像小泉似的向下流淌落到草铺上。
    子弹取出来后,伤口连缝都没有缝,敷点中药沫,又进行了简单的包扎,过了十几天就好了。那年史化鹏才不足十八岁,战友们都说他是个好小子。首长夸奖他说:“好样的,你简直是个铁孩子!”从那时起,“铁孩子”这个外号就在抗联军中传开了。
(二)
    一九三九年七月,五大连池朝阳山根据地原始森林中天气闷热。三支队参谋长王钧汗流浃背的在指挥部里来回踱步。突然,他让警卫员叫来史化鹏,然后耳语一阵之后,便叫史化鹏匆匆走了。
    史化鹏把从老百姓那里借来的上衣、裤子和帽子穿戴完毕,腰间用破麻绳一捆,未经报告直接闯进了指挥部。机警的警卫员急忙掏出手枪顶住他后背:“不许动!”这时,身后传来首长哈哈哈的笑声。就这样,史化鹏通过了侦察机场任务的考核。
    接到侦察机场任务后,史化鹏一夜没睡好觉。他知道,嫩江一号机场是日本人在北满修建的最大的环形机场,设施先进齐全,可以在任何风向条件下,飞机起飞和降落,它是威胁东北抗日联军十分重要的空军基地,也是准备进攻苏联空中运输站的基地。因此,首长决定必须炸掉它。史化鹏深知责任重大,任务艰巨。在这个不眠之夜,他构思了一套详细的侦察方案。
    第二天,经化妆离开营地,趁招工之机混入修建机场的劳工队伍中。他搬石头,专拣大块的。两人抬石头,他把杠子短的一头留给自己。一天下来,汗流浃背,筋疲力尽。晚上,年岁大的早早的躺下睡觉了,年轻的就凑在一起玩牌。他在屋旮旯找一空隙地方,把自己的破衣破帽往地上一丢,就去看玩牌九的去了。坐在身边的人说:“小伙子,你玩吧!我钱输光了。”他这才知道,他们是在赌钱。他连说“不会不会”,他想,我参军不几年,原来是一个放猪小孩儿,咋会玩这些。后来,首长鼓励他说学会了有用处,还教他几招能赢的绝招。后来,他果然学会了,还真派上了用场,在玩牌中往往都是他先输后赢,虽然把大伙的钱赢过来,但他不装入自己的腰包,而是临散场的时候把赢来的钱一一还给牌友。这一举动,使得工友们信服,劳工头目看他挺实在,十几天后,让他当了十多个人的劳工小队长。他利用当队长的机会,不仅学会了爆破技术,还很快摸清了机场仓库位置和警备兵力分布等外围情况。可是,当他接近机场作进一步侦察时,正碰上巡逻检查的日伪军官,因为他是不应该到这个地区来的,找理由躲避已来不及,于是他灵机一动,跳入水井旁边的臭水坑里。他怕军警向他走近认出自己,忙抓把臭泥抹在头上脸上说:“真凉快!真凉快!”日伪军警见他是疯子,满身臭泥,没法弄他,便臭骂一顿离开了。
    军警走了,他爬出水坑四处察看周围情况,当他发现一房前晾一件女式褂袍,便跑过去,抓起来穿在身上,又四处乱跑乱跳起来。边跑边说:“这衣裳真好看啊!真好看啊……”他边侦察边喊叫,待军警带人又一次撵他的时候,他把机场内部设施等情况都已摸得一清二楚之后,想法溜出了劳工棚,连夜兼程回到部队后画了一个草图,并详细向部队首长作了汇报……
    手表的指针已指向夜间11点钟,紧张了一天的战士们已进入梦乡,只有闪耀的星星挂在天空,王钧按照史化鹏提供的情报,进行了详细的研究策划,决定将炸毁机场的计划付诸实施史化鹏也提前潜回了劳工营。
    战斗打响之前,史化鹏首先带领劳工队里的两个工友干掉了哨兵,切断了通向机场的电话线,然后迅速给机场东壕外的王钧参谋长发出了信号,接着,部队快速包围了日本守备中队的营房,营房里的30名鬼子正在呼呼睡大觉,没等他们发觉还击,就被一阵手榴弹的爆炸声送上了阎王路。接着,他又带上准备好的炸药包和两个熟悉爆炸的劳工,闪电般的来到停机坪,将炸药包塞到每架飞机里,点燃了导火线,随着轰轰轰的爆炸声,六架菱形战斗机被炸升空,随之部队迅速撤出机场。
    在夜幕的掩护下,史化鹏及分支部队携带缴获的一切战利品,怀着胜利的喜悦返回营地。经过这场战斗有13名劳工在史化鹏和抗联部队的感召下,参加到抗联队伍中。
    这次夜袭嫩江一号机场的战斗,全歼了机场守敌,而抗联竟无一伤亡。这是东北抗日战争期间仅有的一次袭击日军机场,炸毁飞机的战例。在这次战斗中史化鹏立下了赫赫战功,被军中誉为“独胆英雄”。
(三)
    为迎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东北抗日联军接到上级指示,主力部队苏联进行集训学习,只留下小部队在东北地区搞情报,袭击日伪军机构和开展武装游击活动,抗联三路军三支队留下的小分队奉命在嫩江、讷河、德都和五大连池火山区一带活动,史化鹏是小分队成员之一,1944年夏天,史化鹏和他的两个战友奉命执行一次秘密侦察任务。他们化装成劳工摸样,行进在嫩江界的哈拉巴旗山的密林中。
    在他们脚下,虽然没有陡峭的高山,却有着起伏错落的丘岭,密集的树林和丛生的杂草,每前进一步都很困难。为争取时间,不能绕道而行,只能直接穿插。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一条出山的路。说是路,只不过是人或野兽蹚出的痕迹而已。一路走着,蚊子瞎蠓叮在脸上手上钻心的痒痛,又累又饿的他们也不敢坐下来休息,还是绷紧着神经,睁大眼睛搜索着前行。走着走着,似乎听到前方不远处有几个人的说笑声,于是三个人屏住呼吸,掏出枪躲在大树旁仔细观察。发现前面的树荫下,坐着两个青年人在说话。从两个赤着上身的装束分析,他们判断很可能是刚从西北边的河里洗完澡,来这里休息的。虽然对他们是干什么的还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手中没有武器,这让三人放松了情绪。于是三个人藏好枪,大摇大摆走过去,没待两个人反应过来,三个人十分疲惫的样子一屁股坐在两个人面前,把他俩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个高个儿的站起来就问:“你们是哪的人?”
    “我们是汤原县的。”史化鹏答。
    “到这来干什么来了?”
    “我们是日本人抓来的劳工。”王小明赶紧回答。
    “瞎说,从没听说这里有劳工干活!”另一个人说。
    “我们确实不是这的劳工,是在嫩江干活的劳工,在那里日本人不拿我们当人看,整天累死累活地干活儿,还不给饭吃,稍有怠慢不是打就是骂,天天死人。我们三个寻思,宁肯跑出来饿死,也不给小鬼子干了,就偷偷跑了出来。”史化鹏一边琢磨回答他们的问话,一边观察两个人的心理和行动变化。当他确认二人没有恶意歹意后,才壮着胆子说:“二位大哥,我们都两天没吃东西了,你们家离这一定不远,行行善,给点饭吃行不?要不,一点也走不动了!”
    两个人围着三个人转了一圈,看他们破衣烂衫,蓬头垢面的样子,似乎认为他们不是坏人,于是,两个人耳语一阵,高个儿说:“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回去给你们弄点吃的去。”
大约吸两支烟的功夫,便用毛巾包来一大包苞米茬子干饭和几块咸菜,还有五盒烟,一盒火柴。
    三个人席地而坐,就一手抓饭一手拿咸菜,狼吞虎咽吃起来。吃完后,又千恩万谢的,把烟和火柴也装了起来,便起身同二位告别。临走的时候,史化鹏说:“二位大哥,这顿饭不能白吃,待我们回家后,一定回来登门拜访,后会有期。”随后告知自己姓名。他们也说他们是山林警察队的,是来这里看山护林的。也各报了自己的姓名,高个子的叫马青山,矮个子的叫赵丙富。史化鹏三人,为了怕走露风声,谎称迷山了,要求马青山二人把他们送出山,二人便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山口。
    三个人到了山下警察分署附近,顺利完成了这一带敌人军事部署的侦察任务。
(四)
    一九六三年初冬,五大连池风景区附近的德都县团结乡农民马青山忙完秋收之后,趁农闲时节,到尾山去打猎,路过五大连池农场场部的时候,学校的操场上正举行篮球赛,他停下来,去看热闹。
    看球中他发现,球场对面有一个人,从他来到球场开始,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马青山细看这人并不认识,可是场间休息时,这人便从对面走过来,到他跟前说:“同志你贵姓?”
    “姓马。”
    “你在伪满是不是在哈拉巴旗山里干过事?”
    “是啊!你怎么知道?”马青山惊讶地睁大眼睛。
    “你不认得我了,我可一直没忘记你呀,我就是十九年前在哈拉巴旗山里向你要过饭,要过烟的史化鹏。”
    马青山这才如梦初醒般一样,“哎呦”一声,两只手紧紧握到一起,两人拉着手走出球场的人群,忆起那段难忘的往事。
    史化鹏此时是省体委派来五大连池农场筹建省冰上运动训练基地的。他拉着马青山,回到家里,长谈一切,热情招待。
    从此以后,两家相处很好,常来常往,成为不是亲戚的亲戚。
    1965年,在史化鹏又一次去马青山家时,带去了一把板斧,以为他是为了防身,也没在意。当他俩长谈大半天后,吃完饭,临走时,史化鹏拿起这把斧子,深情地对马青山说:“我看你挺好打猎,我把这把跟了我30多年的斧子送给你吧,这斧子可是好钢的。过去打仗,我就是一支‘铁公鸡’(老手枪),一把斧子。远的敌人用枪打,近的就用斧子砍。现在我用不着它了,留给你作个纪念吧!”马青山深知,这把斧子的经历和送给他的意义,便欣然留下珍藏起来。
    在抗日战争,史化鹏同这把斧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为了给被日本侵略者杀死、烧死的父母报仇雪恨,为了民族解放,他在抗联军中十年,人不离斧,斧不离身,不畏艰险,勇闯敌阵,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侦察、战斗任务。那次在哈拉巴旗山遇见马青山,腰间也是带着这把斧子的。今天送给马青山,可以说意义非凡,是永恒战斗情谊的象征。
    这把板斧,原斧把长七寸,手把的一端有圆孔,为的是系绳,便于栓带,不易被人发现。斧头长3.5寸,斧刃长2.4寸,原斧把由于马青山打猎嫌短,换成长把(照片上的长把是后换上去的),现藏黑河市文物管理站,成为所藏的珍贵文物。

附件下载:

001OJMopty6OEwD2to2a6&690.jp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