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火山探秘 > 历史文化

抗战史话 火山掩忠骨 英魂“松桦恋”---- 一对火山区英雄儿女龙门石寨牵制敌人轶事

作者:zdk 来源: 更新时间:2016-08-25

    在龙门石寨景区,抗日战争时期,曾有一对年轻的抗联战士,为引开追敌、保护大部队胜利转移,壮烈牺牲在古石塘中,数十年后,人们发现那里神奇的生长着两株相拥而抱、错节盘根的松树和桦树,恰似两位视死如归的火山儿女,向人们述说着当年那段血染古塘的英雄壮举。
    2002年初秋,在风景区第一次搜集抗联史料的工作中,曾听到有两位五大连池火山区出生的抗联战士,为牵制敌人双双牺牲在龙门石寨兴安桧柏(爬地松)树丛中的事迹。笔者按照当地百姓和老抗联战士的回忆,循着六十三年前田船口战役①后,抗日联军顺利撤出的路线,从焦得布原始森林找到龙门石寨马占山屯兵整军老营地②,又从古杨林“小泉子”③找到“寻踪古道”;再由“断头松”找到小石寨崖头,在“悬石”④正后方埋葬两位战士遗体的熔岩陡坎儿边缘,只见一片面积最大的爬地松⑤丛,把近五十平方米的石崖遮盖的严严实实。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正中间突兀生长着一对约有六十多年树令的桦树和松树。兴安落叶松苍劲浓郁,火山桦纤柔秀美,两颗树相互盘根错节,主干贴着主干,枝叶相互交织,像一对生死不渝的伉俪,昂首挺胸紧紧相拥而立。
    “松桦恋”虽然是对抗联战士牺牲地的景点命名,但机缘巧合的是,传诵中的男战士叫松子,女战士恰好姓华,也许是天意,让这古火山用苍松翠桦来祭奠两位英雄火山儿女的忠魂吧……。
(一)
    要讲这段真实而悲壮的传奇,还得从一九三九年一月十二日北满抗联西北指挥部第二支队田家船口伏击战说起。
    部队胜利结束战斗后,支队首长冯志刚、王钧为了防止敌人大规模报复,决定分路撤出讷莫尔河套地区,一路由田家船口、凤凰山再向南经花园屯,王大犁屯向德都县城西南活动;另一路经由龙门石寨老营地,抄近道返回五大连池朝阳山后方根据地。
    就在后一路部队中,有两位当地新入伍的抗联小战士。男的家住五大连池焦得布火山边缘的四部落屯,十八岁,姓宋。长的腰圆胳膊粗,虎头虎脑,像山上紫铜油亮的松籽,所以都叫他“松子”,没有人记得他的大名。十七岁那年,由于父亲是位猎手枪法很准,因为给马占山部队带过路,便被日本鬼子以反日“马胡子”⑥之名抓走,再无音讯。为报父仇,他毅然投入了抗联部队,成为一名侦察兵。没料到,在田船口战斗中,他腿部和头部都受了伤,一个十七岁叫小华的卫生兵把他背下火线、从死亡的边缘抢救回来。
    小华,也是火山区的居民,原住莫拉布山脚下福利屯一带,父亲姓华,因懂医道为抗日义勇军看过病,而被鬼子投入大狱,小华为此投奔了抗联当了一名卫生兵。由于她长的纤纤秀秀、白白净净,像火山上娇美的白桦,所以战友们习惯的叫她“小桦”,日子久了,他的大名也渐渐地被淡忘了。
    当部队抬着昏迷中的松子,从战场撤出,穿过龙门山林海,转移到龙门石寨古杨林老营地,已近傍晚时分,前面的尖兵发现,面前是一道又一道无边无际的古石塘,根本无路可行,如果夜晚再抬着伤员“跳石塘”⑦,很难摆脱追敌按时返回根据地。
    小华面对部队的行军困难,提出自己的意见,她认为松子的腿没有伤及骨头,如果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凭着他们两个是当地人熟悉地形和山路的优势,天亮之后扶着他可以抄荒路撵上部队。
    支队领导考虑再三,采纳了小华的建议。为了他俩的安全,战友们还特别为松子多留了几发子弹,为小华准备了一颗手榴弹。
    战士们在石泉子旁找到了一处老兵营遗下的破马架房子,暂时躲避风寒的侵袭。他们在屋地下铺上厚厚的茅草,将松子平放在上面,便匆匆踏上了行军的路程。
(二)
    小华目送战友们消逝在沉沉夜幕之后,迅速把马架子做了简单修整,又拾来干树枝儿,折成小段,在马架子里点起一小堆火取暖,由于怕暴露目标和担心吹进风来马架子失火,她只能不断的向小火堆投放干柴,为了使松子尽早苏醒,小华忘掉了姑娘的羞涩,将自己的棉袄扣打开,把松子受伤的头紧紧抱到怀中,期盼能和战友共同脱离险境去追赶部队。
    当松子在小华暖融融的怀中渐渐清醒过来时,天已放亮,他睁眼看到自己身前有一堆炭火,上半身躺在卫生员小华的胸前,她正在用行军壶向自己口中喂水,而她那瘦小的脊梁,正背对着马架子门口,遮挡着严冬的风寒……。
    当满怀感激之情的松子从小华那里得知部队转移的详细经过后,他想,如果能早些抄近路撤退,还有希望躲过敌人的搜捕,追上部队,但现在他感到危险正在一步步地向他们逼近。
    就在小华扶着松子走出马架子的时候,突然从东面林中传来狍子群向西奔跑的声音,不一会儿,又有两只野猪“呼哧!呼哧!”的从寻踪古道⑧的西面林子里向东跑去。松子见此情景,立即自言自语地说:“不对,动物相对方向奔跑,说明两个方向都出现大的动静。”他又紧忙拉着小华回到了马架子里。于是,松子趴在地上,扒开那个木炭灰堆,直接把耳朵紧紧的贴在冻土地上,以他猎人的直觉在仔细的听着,捕捉每一微小的声息……。
    过了一会儿,松子忍着头部的疼痛,在小华的搀扶下,走到了和爹爹打猎时做为标志物的“断头松”前,这里是个视觉开阔的地方,大小石寨尽收眼底。他观察山势、地形和飞鸟的走势,附近似乎没有大的人群活动。他的判断很准确,这时敌人已放弃直接向老营地追赶,而是从龙门东山腰的林间,向大石寨的东北方向的莫拉布山搜查,不时还能听到零星的枪声。从地下声音和地上迹象分析,小石寨山外,有人群在三池子方向活动,可能是骑兵,他想如果骑兵抢了前,与当夜撤离的抗联部队遭遇,大石寨方向的敌人又堵了退路,联队将面临撤入北山受阻的危险。
    当机立断,他们决定放弃撤离,一定要设法把敌人引回龙门石寨老营地,以保证部队安全进入朝阳山根据地休整。松子冒着生命危险,以最快的速度跳过石塘,抄近路吸引大石寨方向的敌人,小华在听到两声枪响后迅速点燃几处老兵营的马架子,用烟火和枪声把小石寨山下的敌人,引回老营地后面的山间。
    “松子,你的腿能行吗?”
    “没问题,你用腿绑把我的伤口扎紧点。”可是,呈现在小华面前的是一条刚刚止血和不断颤抖的伤腿呀,她一边暗自佩服松子的意志,一边迅速的为松子扎紧了伤口。
    松子出发前再次叮嘱小华:“点着火后,马上转移到‘悬石’的后面”,我们在那里会合,万一我回不来,你就自己去找部队吧。”说完,松子轻轻地拍了一下小华的肩头,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嗖的一声,像一只猎豹,猛然窜上了一块巨石,在大小不等散乱的石群中消逝了。
    过了不久,随着两声清脆的手枪声,大石寨方向机枪、步枪声响作了一团。小华按照松子的设计,首先点燃了那座昨晚避寒藏身的大马架子。在浓浓的烈焰中,举着桦树皮火把的小华,像五大连池传说中的圣水女神,那么坚毅、那么高洁……。
    接着,一座,二座,三座……,两片石塘林中的烈焰和浓烟,随着风势冲腾翻卷,最终,像古老传说中“戏诸侯”的烽火狼烟,在龙门石寨的上空飙升、漫延、盘旋……。
(三)
    小华身边接连燃烧起来大片的枯草、倒木和丛丛灌木,她被浓烟呛得喘不过气来,喉咙干痒,顺手抓了把雪就塞到嘴里,看准了风向,逆着风头闯出了火海。
    按照约定的地点,小华准时从断头松和寻踪古道方向找到了下行三百米外的两尊高大的古塘悬石。
    过了一个时辰,她听到了由远而近的马嘶声,看来松子的调虎离山之计奏效了。枪声和浓烟造成了敌人的错觉,以为抗联部队就在这里,敌人的骑兵已经被烟火引回到了石塘前面的林间路。
    “轰、轰”敌人示威性的小钢炮声响了起来。看来敌人的骑兵已经下了马,正在步行向浓烟处的林间包抄,“嗒嗒嗒”的机枪声也同时响起。大石寨方向枪声更密集了,同一时间里,枪声、炮声、林中漫延的烟火,好像两军对垒的战场热闹异常。
    太阳,有气无力的爬到了正午上。
    小华爬上了隐蔽在悬石旁的石缝间,不停地向大石寨方向眺望,在那松子孤身战斗的地方,哪怕一点动静都会牵动小华挂怀的心……。
    突然,从石寨崖头的巨石上出现了两个日军的身影,不知从哪打来的两声枪响,当即倒下了,再没起来。看来是松子从石缝间打的冷枪,接下来是一阵机枪的狂乱扫射。
    小华警觉地从石浪涛涛的小石寨下方向前俯视,看到了另一部分敌人的动向,那些根本没有登过石塘经验的敌人,一个个糊里糊涂的陷到了怪石阵中,一会儿爬上石块,一会儿又掉进石缝,都在鬼哭狼嚎缓慢地爬行,而在大小石块上飞来跳去神出鬼没的松子,却能自如的在两伙敌人间穿梭,牵着他们鼻子围着几片古石塘绕圈圈,好不热闹。
    “扑通!”的一声。
    一个像松籽球样儿的身影,从悬石的北面落进了石缝间。正在凝神观察的小华还没缓过神来,松子已经伸手将她由巨石上接了下来。
    不知是重逢的喜悦,还是心疼松子带伤的身体,小华的串串泪珠淌了下来。
    松子抹了一把头上的血说:“咱俩够本了,已经打死了十一个王八蛋,枪里就剩下一颗子弹了。我给两帮鬼子和伪军勾上了火,他们正在狗咬狗双方对战开火呢。”
    “松子,你真邪乎!能在石尖上跑!。”
    “还是你厉害,两大片林子烟火一冒,敌人追击的计划都乱套了。”小华接着说:“任务完成了,撤吧!”小华抓住松子的手就要起身,松子突然拉住小华一动没动……。
(四)
    古杨林与小石寨两片原始森林中的对射完全停止了,龙门石寨上空死一般的沉寂下来。
    松子想,敌人已经发现上当了,一定会合围搜捕他们。此时悬石的东南面和正西面,同时传来喊声,看来只剩北面石崖下的一条退路了。
    “投降吧!没子弹了”二鬼子们的喊声、叫声越来越近了。小华斩钉截铁地说:“松子,你会跳石塘,可以突围出去,我不会,让我掩护你,快走吧!”小华拔出了腰间的手榴弹准备迎敌。
    “别瞎说,跟住我,脚要快,沾到石块的尖,不管石头动不动,马上向第二块上跳。”不等小华回音,松子已伸手夺过小华手中的手榴弹,打开了导火索盖儿,插到自己右腰间。然后,他俩借着悬石中株株落叶松的掩护,向小石寨崖头方向猛跑,身后的枪声也像爆豆似的跟着响起。
    不料,小华腹部中弹,向前扑倒,松子飞快伸出左臂,将她夹到自己腰间,继续之字形向崖边撤退,敌人的枪又一阵狂扫,松子的右腿中弹了,两个人同时扑倒在一大片低矮的爬地松树丛间……。
    敌人没再开枪,迅速的从三个方向合拢过来。到了这个时候,敌人才知道他们是多么愚蠢。这里根本没有抗联的大部队,只见到两个受重伤的抗联小战士,一个是没带枪的女孩子,另一位是穿着破烂棉裤棉袄,头上绑着绷带的“黑小子”。敌人围拢上来看着他们,其中一个德都警署的二鬼子指着松子向日本鬼子表功说:“这小子我认识,是前几天越狱逃跑的那个‘马胡子’的儿子。”
    带队的鬼子头越听越气,“八嘎、八嘎”的怪叫起来,一步一步地向紧靠在松子肩头的小华扑了过来,另一个鬼子向松子挥起了洋刀……
    “松子向我开枪!……”
    小华声音未落,松子枪响了,最后一颗子弹射中了扑向小华的老鬼子脑袋。
    松子拼上全身的力气,猛的站了起来,用胳膊挡住了鬼子向二人砍下最凶狠的一刀。
    英雄的胳膊断了,然而他却死死的扑在了小鬼子的身上……
    随着一声怒吼,松子右手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
    “轰的”一声巨响……
    像是这座十九万年前的古火山又一次喷发一样,那红红的岩浆,伴着松子和小华的鲜血,从石啸山崩⑨的源头,喷涌而出,染红了龙门石寨山崖,又染红了茫茫的火山林海……。
(五)
    抗联大部队正像松子估计的一样,天亮之后刚刚走出龙门山五十平方公里的古石塘,当部队向三池子湖畔急行军时,尖兵发现,凌晨由大石寨方向和小石寨湿地外围分两路追击过来的敌人,在太阳升起以后,突然停止了尾追,龙门石寨老营地方向却响起了枪炮声和冲天的浓烟。
    支队领导判断,可能与侦察兵松子和卫生兵小华有关。于是当即命令第一侦查小队,抄近路从冰上过张通沟湿地,横穿古石塘,火速接应两位小战士。
    天黑之前,敌人早已抬着十几具尸体,垂头丧气的滚回巢穴了,战场上一片寂静。
    当奄奄一息浑身是伤的小华在战友们呼唤声中一时清醒过来,尽着最后的力气,讲述了松子为牵制敌人,壮烈牺牲的战斗经历后,永远的闭上眼睛。
    后来还是从被俘的伪警人员口中,又得知了一些他俩人的英雄壮举,部队研究决定请当地老乡,将他们埋葬在为国捐躯的树丛中,让他们陪伴着火山石寨永存天地之间
……
    今天,每当国内外游客漫步在五彩斑斓的龙门石寨观赏栈道上,陶醉在“石啸天惊”的大石寨壮观景色时,导游员们都会把游人引领到小石寨苍翠的石崖爬地松前,深情的讲解《松桦恋》这一红色之旅景点的来龙去脉,追述那段国难当头,祖国优秀儿女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正可谓:
    火山儿女为国捐躯气贯长虹,
    松桦之恋感天动地万古留芳。
    注:
    ①田船口战役:抗日联军在五大连池周边德都县田家船口屯全歼日伪军的的一次胜利伏击战
    ②老营地:1932年马占山义勇军抗日部队在龙门山区的训练营地
    ③古杨林、小泉子:龙门石寨的一处主要景点,现称“古树白杨”、“聪慧泉”
    ④悬石:石寨栈道与古道间的一种熔岩景观
    ⑤爬地松:科考名称为兴安桧柏
    ⑥马胡子:日本侵略者对东北抗日部队的贬称
    ⑦跳石塘:在石塘危石上行走的一种特殊方式
    ⑧寻踪古道:龙门山里野生动物和猎人行走古老小路
    ⑨石啸山崩:地质专家对大石寨中浩瀚石塘景观的一种形容,也叫“石啸天惊”

附件下载:

001OJMopty6OEwD2to2a6&690.jpg

<